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体育新闻 >
城市的风景线:居伊?德波的景观空间批判_家居频道_东方资讯
发布日期:2020-08-08 06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当“空间”跳脱地理学的范畴,延伸至日常生活的微观层面,就不再是实物的和被测量的,而是凝固成与文化想象力相关的商品布展空间。空间实验、城市测绘与环境建构是居伊?德波最为关切的问题。他与情境主义者们超越城市的“实在体”,将城市置于革命艺术实验中,塑造了令人惊奇的另一种城市。同时代的瓦纳格姆、列斐伏尔对空间也多有论及,在打破消费意识形态枷锁方面,他们对诗性空间的建构具有某种共通性。这也引导了米歇尔?德?塞托、詹姆逊、戴维?哈维、爱德华?索亚等后继者所拓展的空间理论研究。德波对“景观空间”的论述主要集中在《景观社会》第七章“领土的治理”。资本主义在其发展过程中除了将时间归整到自己的治理系统之外,还内嵌着空间的捕获。景观空间是资本主义生产统一了的空间,在建筑、街道、广场中用景观装饰和商品消费建立起城市日常生活。当商品的自由空间得以伸展,真实存在的地理距离便不断缩短甚至消除。

德波着眼于资本主义对于“空间”的构筑,认为资产阶级的景观布展导致了城市异化。首先,城市规划就是通过改写自然和人文环境,重构生活空间。景观的延展直接导致传统意义上的乡村消失。在此基础上,景观的控制创造了一种人工的现代农民,而现代农民与现代工业生产者具有相同的特征。由此,遵循自然规律和自然法则的社会生活状态被打破,乡村社会静止、隔绝和自足的生活场景让位于日益城市化的景观塑形,凝结成效率化以及功能性主导的空间生活,即一种充满资本意志的盲区。景观通过图像童话、梦幻象征的享乐机制,释放出巨大的吞噬能力,重组了人与自然存在、人与社会关系的空间。聚拢商品的城市化逐渐占据传统自然空间,传统乡村式时空的生命向度失去赋形,并进而被纳进景观意识形态所施加的三维筑模中。